www.108btf.cn > 威尼斯人彩票平台

威尼斯人彩票平台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威尼斯人彩票平台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澳门赌城线上娱乐 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威尼斯人彩票平台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威尼斯人彩票平台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威尼斯人彩票平台原标题:王思聪:最牛“富二代”,2019流年不利2019年,对于中国最知名的“富二代”王思聪来说,绝对可以算作流年不利,顺风顺水的他连续遭遇“滑铁卢”。这是闹心的一年,也是让他心烦意乱的一年,让他体验了一把跌宕起伏的人生。▲ 王思聪/据视觉中国10月18日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;11月4日,王思聪被列为被执行人;11月9日,红星新闻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,王思聪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转眼间,曾经的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,因为身陷债务危机,已被“被执行人”所替代。  顶级投资人10年前的2009年,万达公子王思聪从海外回国后不愿回万达上班,于是中国前首富王健林给了儿子5亿零花钱“练手”,并表示“允许他失败3次”。后来又说,“如果失败我再给他5个亿。如果还失败,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!”可能,“打死不想回万达上班”的王思聪想要证明给他爹看,他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,亲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%,当时他年仅21岁。其实在投资界,手握5个亿的王思聪还算不上“财大气粗”,但的确眼光不错,恰好又赶上了一波行业的风口。普思资本从成立以来先后投资的上市公司包括:先导智能、天鸽互动、云游控股、英雄互娱、棕榈股份、福寿园、创梦天地等,目前这些投资有的已经退出,有的仍然持有,总体看收益颇丰。以英雄互娱为例,2015年9月,普思资本入股英雄互娱,投资金额为8000万元。在借壳新三板后,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。持股不到一年时间,普思资本将英雄互娱股份全部抛售,累计套现1.32亿元,收益率高达65%,堪称短线投资的经典手笔。其他投资项目的回报率也很惊人,比如王思聪退出创梦天地获得的账面回报为5.5倍,退出先导智能获得的账面回报在10倍以上。而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很多明星项目,包括大众点评、优客工场、人人车、闪送等。王思聪还在天使轮和A轮投资了笑果文化,作为喜剧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的母公司,笑果文化目前估值已经翻了10倍,获得了不错的账面回报;他投资的韩国电影特效公司Dexter,8个月也赚了3倍。此外,王思聪在影视娱乐圈也有投资,典型案例如投资《战狼2》。当时,王思聪带动万达影业投资《战狼2》,并以个人名义进行了追加投资。而《战狼2》创纪录的票房,也让王思聪在院线分成之后,独占剩余分成的25%,获得了数十倍的投资收益。公开数据显示,普思资本历史投资事件合计87起,2015-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,累计投资48笔;但2019年至今,仅有6起公开投资事件。到2016年,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,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达到了63亿元,那也是他的巅峰时刻,相比最初“练手”的5个亿,增值了10倍以上,年轻的王思聪也一度被称为“顶级投资人”。  连遭滑铁卢然而王思聪的投资方向与那些成熟的大型投行相比,存在明显硬伤。普思资本的投资基本都跟着王思聪的个人爱好在走,比如文化娱乐、网络电竞等占了重头。所投领域中,几乎很少看到高科技企业或者行业头部企业,当风口消失之后,很多投资也出现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。在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,紫晶存储、星座魔山、天好电子、和信瑞通、麦凯智造等都因经营不善,从新三板摘牌退市;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,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;其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悄然下架,酒店预订APP“广州初见”、社交APP“鱼泡泡”、定位导航APP“室内星”“有娱投资”网站等,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。但王思聪重大的滑铁卢则有两笔,一笔是乐视体育,结果乐视崩盘;另一笔是熊猫直播,也宣告破产,王思聪也因此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普思投资曾以1.2亿元参与乐视体育的A+轮融资,到乐视体育完成B+轮融资时,估值已经高达240亿元。如果当时王思聪选择退出,大约能取得8倍的投资收益。可惜他没有,而是继续持有乐视体育3.96%股份,为第八大股东。后来大家都看到了,随着乐视网崩盘,作为关联方的乐视体育受到严重拖累,最终因无法偿还对外欠款而被追诉、承担责任,股东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,这其中便包括普思资本。虽然普思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将乐视体育告上了法庭,要求乐视体育赔偿损失。但从目前贾跃亭及乐视网的现状来看,要讨回这笔投资恐非易事。据乐视体育公告显示,普思资本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的经济损失达9785万元。王思聪投资的另一项惨败则是熊猫直播。熊猫直播的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,注册于2015年7月,王思聪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思聪推出了熊猫TV。熊猫TV曾经耗资1亿创办综艺节目《hello!女神》,号称是国民女神养成节目。杀青后,王思聪邀请全组人一起度假。当大家为几次转机感到头疼时,王思聪轻松地说:转机多麻烦啊,我去搞几架飞机来。但后来《Hello!女神》也因宣传拜金、低俗等,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。也是在2015年,英雄互娱、昆仑万维、完美世界等17家游戏企业发起中国移动电竞联盟,王思聪任第一届联盟轮值主席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,这个联盟里没有腾讯。后来,王思聪似乎又重新选择了新的方向。2017年5月,熊猫直播公布,月活8000万,月度活跃主播超15万。而熊猫直播B轮融资的估值也达到了50亿。这是熊猫直播的顶点,也是快速坠落的开始。2017年,直播行业从风口重重摔倒在地,一夜间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。2018年开始,熊猫直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、主播出走、员工离职等负面消息接连被曝出。2019年3月,熊猫直播宣布正式死亡。在此前,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,成立香蕉影业,并在2017年9月发布“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”,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。而今年11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日本著名小说家凑佳苗的小说《为了N》已经被香蕉影业买下版权,该作品将被改编成国产电影。不过,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表现糟糕。7月15日,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被执行人为王思聪,股权金额为6850万元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被执行人”如同魔咒,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。  “被执行人”魔咒7月份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,王思聪首次成为“被执行人”,但当时尚未引起外界注意。直到风光一时的熊猫直播关闭,王思聪也因熊猫直播反复沦为被执行人。11月4日,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,执行标的约为1.51亿元。随后,王思聪被发布了限制消费令。11月11日,普思资本发布声明称“正在全力应对,已有解决方案,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。”普思资本还表示,熊猫互娱只是王思聪众多项目之一,不能因为一个失败否定全部。但到了11月19日,王思聪再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。11月22日,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,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,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、车辆、银行存款等财产。此后,王思聪连续经历了被限制消费、解除限制消费、再度被限制消费以及资产被查封的情节,负面消息一波接一波。12月,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了王思聪名下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。一时间,王思聪多年来的“顶级投资人”身份被“被执行人”所取代。最近的烦恼是,天眼查数据显示,12月15日和12月17日,熊猫互娱新增两条法院公告,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要求熊猫互娱向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、违约金60万元;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。涉案事由为《穿越火线》2017年赛事版权合作、TGA大奖赛赛事转播。不过,王思聪似乎未受此类负面消息太大的影响。最近有报道称,王思聪跑到了日本滑雪,他继续一如既往地潇洒人生,顺便也在北海道排队买一碗拉面,拉面店的人均消费为92元。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被限制高消费的他开始了“低消费”,毕竟我们也习惯了在路边摊上见到他。其实2019这一年,王思聪自己也发生了很多变化。比如过去他喜欢高调地在微博上“指点江山”,怼天怼地怼空气,但现在已经很久没在微博发声。他还突然对微博设置6个月可见,这意味着外人无法再看到他微博之前的内容。这一年的他,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甚至悄无声息,也不再愿意抛头露面,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。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、第一财经、新京报报道图据视觉中国/ic photo/资料图
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108btf.cn
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www.108btf.cn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www.108btf.cn@qq.com